讓我們談談人工智能的現在和未來

除了家人,還有一群“人”在關心照顧你。

當你覺得冷了,他們會貼心地調高空調溫度;當你要起床了,他們會詳細地為你提醒日程;當你餓了,他們會為你選擇最合適的門店和送貨員;當你要出門了,他們會為你發動汽車,規劃路線,幫你躲避實時擁堵。

嚴格來說,“他們”不是人類,“他們”形態萬千,但他們的背后,都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叫人工智能(AI)。

沒人想到,30年前,這樣的未來生活還只能為少數智者所窺見;10年前,科幻電影開始展示這樣的未來;而如今,我們已經身處未來。

我們來談談這個叫AI的現在和未來。

少數人的智慧

一甲子之前,人工智能還只存在于極少數人的智慧中。

1956年8月,喜歡大笑、熱衷構想反傳統事物的克勞德·香農來到美國漢諾斯小鎮,在寧靜的達特茅斯學院,他與約翰·麥卡錫、馬文·閔斯基、艾倫·紐厄爾、赫伯特·西蒙等一眾科學家,開始探討起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問題:如何用機器模仿人類學習以及其他方面的智能?

這是一群締造了人類高光時刻的智慧驕子,他們渴望讓機器模仿人類大腦的功能,開創全新的科學發展時代??上?足足兩個月的討論,依舊沒能達成普遍共識。不過,香農等人為這場主題討論的內容取了個名字,叫“人工智能”。

離開達特茅斯后的近30年里,香農清楚地見證了“人工智能”如何傳遍科學界,如何為高科技產業的蓬勃發展埋下種子。

尤其是進入1980年后,計算機在模擬人類思維上取得長足進步,人工智能從理論研究進入機器學習時代,隱退在波士頓郊區家中的香農,一邊坐看科學界人才輩出,一邊盤點著早年的投資收益。

可惜的是,這樣清醒的晚年生活在1985年的某天戛然而止。阿爾茨海默病的降臨,不僅讓這個智慧的信息論之父忘卻了回家的路,連對自己曾親手寫下的作品也毫無印象。

此后余生,這位智者都沒能回歸清醒,沒能見證當年幾人的智慧結晶如何迎來后繼者的豐富和弘揚,也無緣體驗到后輩科學家利用人工智能技術治療阿爾茨海默病的研究成果。

多數人的認知

歷史還在緩緩踱步,時間已席卷未來的洪流洶涌而來。

從1997年IBM深藍計算機戰勝國際象棋大師卡斯帕羅夫,到2016年AlphaGo橫掃人類職業圍棋選手;從機器學習、算法研究到智能音箱、智慧物流等產品化、產業化……

經歷一甲子,人工智能已經從爭論不定的“概念”,逐漸具象、延伸為愈加豐富的學科,并培育起一批科技產業,被全世界更廣大范圍內的人群接觸、認知。

人們開始回歸到最初的那個問題:何為人工智能?最新的定義是,能夠在各類環境中自主地或交互地執行各種擬人任務的一類機器。

分歧再一次產生。

產業界已經感知到它的“錢”景。人工智能營造的產業及市場規模有多大,目前沒有確切的說法。但保守預估,2018年中國人工智能市場將達到381億元人民幣,全球人工智能市場規模將達到2697億元;2020年這兩個指標將分別達到700億元、6800億元。

學術界則看中它對人類變革的重要意義。浙江大學計算機學院何欽銘教授表示,隨著數字經濟的發展,AI越來越廣泛地被應用于各個領域,將不斷影響技術、產品、產業、業態、模式,最終使經濟、產業結構發生重大變革。

麥肯錫全球研究院認為,人工智能正在促進人類社會發生轉變,這種轉變“將比工業革命發生的速度快10倍,規模大300倍,影響幾乎大3000倍”。

但在另一面,對它的恐懼、焦慮、不安,同樣存在。

中國科技企業華為在中國15個典型城市、40所頂尖高校、百余高新園區,調研了10余位AI業界專家、100多位企業CEO、1000多位開發者以及數千余名高校學生后發現:翻譯、機床制造等專業的學生會焦慮今后是否會被人工智能機器取代;一些企業家則在人工智能帶來的沖擊與機遇中,困惑著企業未來的發展方向。

著名的物理學家史蒂芬·霍金的反應更為激烈,他多次公開警告人類,人工智能的全面發展有可能“招致人類的毀滅”。

是成就還是毀滅?當少數人的智慧產物下沉至更為廣闊的人群時,熱烈擁抱、冷面抵制、猶疑警惕,都是AI發展過程中不會或缺的“片花”。

理智者的遠見

霍金也并不是徹底的悲觀派。在2017年最后一條對人類的忠告里,他說,現在還不能確定,人工智能的崛起對人類來說是好是壞,但可以確定的是,人類要竭盡全力,來保證人工智能的發展對于人類及環境有利。

這一預見更符合普遍意義上的人類共同利益。它后來被解讀為既不應將AI捧上神壇,也不能將其妖魔化,而是讓AI真正為人所用。華為用了一個精準的名詞總結它叫普惠AI。

這一總結與當下的情況相關聯。

由于一些商業化行為,AI依舊高高在上,難以落地惠及民生。比如,有的企業將AI包裝成高大上的概念,在應用開發上則蜻蜓點水,止步于算法層面的原創技術之前;有的企業則用力過猛,在市場不成熟階段就急于開發獨立的AI產品,沒學會走就想跑。

作為一個有門檻的前沿技術產業,AI應該從紙上談兵走入尋常百姓家,理智而遠見的企業需要想辦法,讓這項高科技“高而不貴”,讓普通個體用得起、用得好、用得安全。

實際上,AI并不能簡單地理解為一個獨立產品,更不是一個封閉的系統。多年的實踐證明,AI技術可以滲透制造、物流、零售各個領域的各個環節,它更像是一種基本生產力、核心驅動力。

但現在,這個富有生產力、驅動力的AI,并未廣泛釋放能量,實現更大范圍的落地應用,讓多數人在投去崇拜目光的同時,心里暗自感嘆:“這關我什么事”。

結合云計算的發展脈絡看,只有當云計算成為互聯網“水煤電”時,云計算才真正開始了廣泛商業化。同理,只有當AI與普羅大眾的生產生活真正建立起強關聯時,才能實現真正地落地普惠。

要想實現這一步目標,除了要摒棄娛樂化、網紅化的發展策略,更要切實回歸場景與產品之中,通過可復用的技術模式落地并與實際應用場景、現實需求結合,讓人們明確感受到AI所帶來的價值。

“如果不是每個人都能享受到便捷,AI不會成為社會發展的大機遇?!笨突仿〈髮W計算機學院副院長賈斯汀·卡塞爾說,“讓AI普惠,在全社會廣泛地應用,是擺在我們面前一個很重要的目標?!?

全人類的機遇

智能家居、路線導航、物流配送……人類生活中的各種場景及行為正在被AI拆解為一個個需求模塊,在重構了生產資料與勞動力之間的關系后,重新嵌入社會、經濟的各個環節。

未來的AI什么樣?或許誰都沒辦法給出確切答案,但能確定的是,當下只是個開始。

在一些行業內專家的觀點中,當前AI的發展現狀僅相當于“互聯網在20世紀90年代初期的那個階段”,主要方法論仍是基于大數據、大計算模式,除了需要海量數據去“喂養”,更需要大量AI人才補給研發,才能實現惠及大眾。

統計數據顯示,全球范圍內AI專業人才有195萬,中國只占2%,排名第七;中國AI研究方向的博士、碩士每年不到200人?!癆I公司多如牛毛,人才根本不夠分”,成為AI難以繞過的“成長煩惱”。

但從更長遠的時代眼光看,這也是下一步發力的方向和機遇:

國家層面,AI已經上升至國家核心競爭戰略高度,主要國家都在緊鑼密鼓地制定發展規劃,儲備AI專業人才資源。我國也推出《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列出我國AI的時間表:

到2020年,我們人工智能產業競爭力務必要進入國際第一方陣。實現人工智能核心產業規模達1500億,帶動相關產業規模超萬億;

到2025年,我們人工智能的理論和技術務必達到世界領先水平。實現人工智能核心產業規模達4000億,帶動相關產業規模超5萬億;

到2030年,我們人工智能務必要占據全球人工智能制高點。實現人工智能核心產業規模達1萬億,帶動相關產業規模超10萬億。

企業層面,各大科技公司已發起激烈的人才爭奪戰,高薪聘請、資助高校的消息屢見不鮮,一批接著一批的出色人才產生并加入,是企業最終的目的。華為創始人任正非曾表示,高科技不是基本建設,砸錢就能成功,要從基礎教育抓起,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

回到如你我這樣的普通人層面,AI大勢已至,我們已受益其中,你是選擇焦慮、恐懼,還是選擇憧憬、擁抱這個我們已身處其中的未來?

欧美 亚洲 中文 国产 综合,日本高清在线中字视频,国产美女精品久久久久,亚洲AV连续喷潮在线播放